清风明月

入吾室者,但有清风;对吾饮者,惟当明月。

白露凋花花不残, 
凉风吹叶叶初干。 
无人解爱萧条境, 
更绕衷丛一匝看。

张增鸿:

残荷

东方的静谧安逸和简约利落的现代风,有着同样的精神诉求。在这样特定的空间环境下,除却繁冗雕饰脂粉皮毛,只剩下禅意的风骨和博大的空间智慧。

山居  寻找那个更真实的自己

独处一隅,品淡淡茗香,只需心境空灵,一切皆成禅。

木头有一种“枯木逢春”的魔力,多数时候是自然赋予它的,但你可能没想到,当它落到设计师的手里时,是一种多么特别的救赎。

置身于谧静中,静待时光溜走,只顾手中诗书。

寻找返璞归真的美,
不一定在云间仙境,
但一定得有郁郁葱葱的绿叶,
和那清新自然的空气。

花,承自然之灵气,享生命之美丽,酝一抹沁心的气息,于静默的时光中努力绽放。不求绚丽,不乞馥韵,无所谓纷烦,无以为畏惧,就是一朵花,在时光的浸洗中诠释自己。

      “禅”是竼文“禅那” 简称,汉译为“静虑” ,即静中思虑之意,又称“禅定” 。外离相曰禅,内不乱曰定。即将心专注在一法境上一心参究,以期证悟本自心性,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精神境界,则为“参禅” 。

中国人的居住精神,
独一无二地体现了“天人合一”的思想,
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和庭院有关的。
在这个四四方方的天地里,
庭院的意义早已不仅仅是一种其乐融融的生活方式的展现,
更是作为一种强大的文化载体而存在,
给人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历史记忆。